这下真的都结婚了

昨天下午三点就和叶老师说了一下有以前同事要结婚,开溜。
结果在路上从关山到火车站整整花了两个小时,从卓刀泉到大东门简直像蜗牛,比走路还慢。
到了火车站也不消停,李桥的铁路又在修。不过习惯了,以前那些年都是这样过去的。
赶时间,奢侈的花了一块钱坐麻木,呵呵。没有走李桥那段不知道走过多少遍的路。
到大学城就看见华华丹家门口的人了,而且还有几个人站在口子上等。
一下车吐了一口气,和他们打招呼,埋怨伟哥不早说修路,我不如坐 907 直接走纸坊。
邓主任也在,问了一下他,貌似财大的教学点被取消了,每天得跑到曙光村去上课。
然后就瞧见主角了,老远就瞧见她嘴上居然起泡了,呵呵。
和她老头打招呼,居然没注意到我,算了。不过他倒是递了烟给我,估计是忙晕了。
库里的那帮子人照例在露天摇骰子,热火朝天。
偶尔有人看见我,就说上几句话,问问。
站着没什么意思,加上东哥和邓主任都准备买本本,于是找老板问哪里有地方。
然后一行人研究我的本本,我还趁机炫了 Ubuntu 的桌面效果,结果开饭了。
等收拾了东西下去,往常坐的那个桌子人已经挤满了。旁边的领导席自然不愿意去。
只好和东哥在另一个桌子上占了位置,椅子都是自己找来的。
逃不了要喝酒,于是别人给到酒时都没推,只是嫌多了一些。
还好都是熟人,晓得我能喝多少,也没说什么了。
带小孩子的也都在这个桌子上,所以菜吃的特别快。
先是自己桌子上相互敬酒,然后等老王过来。
后来隔壁桌子上有人看见我,反正逃不掉的,也不用遥控。
干脆过去一一敬了一下,说说话。
回来一想,算了,也去那边看看吧。
还好,都只是库里的干部,也就是喝了一口敬了一桌子。
另外一桌子也就算了,基本都是不喝酒的,我没挤上去。
吃的差不多就走人,门口的场子又开始了。
华华丹问我回不回去,我说到东哥那里去,她这儿哪里有会地方。
她说找个地方挂还是有的,要我明天早点过来。
三个人骑了两台车回仓库,到以前是财务室现在是机房的办公室。
发现中储粮这次又不知道是哪根筋发作了。
配了两台 IBM 的塔式服务器,Xeon和双 SCSI 硬盘。
而且操作系统夸张的安装的是 SuSe Linux。
从上面的标签来看一台 DB 一台 SOAP 服务。
至于内网也在楼和楼之间用的是光纤。
最近新招来的正在被分公司统一在培训,据说管理非常严格,晚上都不能走人,呵呵。
三个人聊了一会我们现在做的网站,说了一下自己的想法。
后来新哥回来了,笑着说东西越来越好,工资一点不涨也不重视这个,
到时候培养的人还都是要走的,总是给别人做嫁衣。还真被我说中了。
新哥现在观念也改变了,和东东伟哥说了一会话,特别伟哥有点点不愿意出力。
貌似去年的全省春季普查有事没去,今年不知道又怎么没去成。
库里面真正能做事的人都走的差不多了,真正的中坚力量就剩这几个人了吧。
另外老板也换了,上次姨父就说过。至少我对以前的没什么好感。
至于库主任更是熟人,九九年的时候还一同去清华培训来着。
可惜我一直对所谓的当官不感兴趣,也不愿意怎么活动,所以也不愿意留在那里。
后来和东东回去睡觉,他说的,能学到东西,能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就很不错了。
那里虽然轻松,虽然好混,但人很压抑,条条框框也很多。
好像又在传说五一过完要紧螺丝了,前段时间又太放松了。
东东老婆又怀孕了,东哥很惊喜,毕竟上次很麻烦。
睡觉前在他的书柜找了几本书翻翻,有一本翻到一半才想起是自己买的,呵呵。

第二天大早就醒了,到处都有公鸡打鸣。
还有昨天在库里的时候发现好多蚊子,在市区根本感觉不到。
下去就碰见伟哥骑车过来看我们在做什么。
折腾了半天借来的踏板车,点不着火。
跑到大学城口子上过早,东哥说难吃,我还凑合。
给华华丹打电话,她在家化妆在,陶星星九点半到。
一看时间快九点了,过去。那边居然库里的一个人都没有。
到门口晒了一会太阳,说闲话。
后来周姐姐老头来了,说起今天有球赛,于是跑到昨天那个房里看球。
新娘子正好在隔壁,真的不能相信化妆后的效果,因为已经看不出嘴上的火嘴子了。
房间里很多人,也就没说什么,看到我笑了笑。
背后有其他婆婆姥姥们过来,说老王的姑娘怎么漂亮来着。
路上还是很堵车,这边打电话催了好几次,后来终于到了大花岭。
不过还是半天没来,后来才知道在镇上等一台掉队的车,那台车跟着别人的花车跑了。
陶星星依旧头发长长的,别人忙活放鞭拿东西,他倒像没事人看热闹。
车子来了很多,自然有一些羡慕的议论。下面放完鞭就开始堵门了。
好不容易哄开大门,上面还有一道,死活不开。
后来是老亲娘过来说时间很紧才弄开了门。
接亲的除了陶星星的同学剩下的都认识,冯姐姐的万年伴娘命。
跟着新人下楼的时候,有人告诉我的公积金可以取出来了,要我过后联系。
上车完全没人组织,结果前面的车挤的都是人,后面是空的。
冯姐姐找郭师傅的车没找着(其实就是后面一台,但车牌全部被遮住了)。
我们两个坐一台车,路上听她说库里的事情,总是有一些这啊那啊的。
还有二六○的笑话,也少不了邓主任。
过去依旧堵车,在大东门的时候给新娘打了一个电话,问到哪里。
答回蓝湾,于是司机抄了近道,我们的车第一个到。
不过还没等我看完伴娘买的婚纱照,其他车也来了,上楼。
郭师傅要陶星星把新娘抱上去,我们就坐电梯先上去。
结果在上头等了半天也不见新人上来。
新娘子虽然轻,也不是那么好抱的,上来看,比新郎还累。
时间催的很急,匆匆又往酒店跑。
我一个人先上去,发现周姐姐孤零零坐着。
说了一会话,再下楼去找其他人。
然后上来正好凑了一桌子。那边公司的人坐了两个桌子。
开席前新来的老总讲话,不仅对新郎的名字不熟,居然对新娘的名字也不熟。
后来来我们桌子敬酒自然也不认得我,只是问了问冯姐姐她们什么时候解决个人问题。
当然张主任过来的时候就不同了,聊了几句,我的饮料也换成了酒。
今天的酒没有昨天的多,但人喝了很不舒服,有点辣。
席间最闹腾的就是要陶爹爹背媳妇围着场子转了一圈,结果把华华丹膝盖弄伤了。
冯姐姐本来说吃完饭赶回老家的,打电话一问已经没票了。
所以吃完饭除了新娘还是这几个人一起逛司门口。
我说周姐姐为什么要拉着我去,原来她准备给她老公买衣服,汗!
中途冯姐姐接了一个电话(有车送去买票)跑了。
我也不用继续陪着,闪人回家。
老妈少不了罗嗦,以前就说陶星星到库里上了一回班找了一个女朋友来着。
不过我说我一分钱红包都没送,她根本就不相信,呵呵。
太累,开了电脑下载,自己睡觉。

○二年到现在五年了。好快。
从九八年更是有九年了。
睡醒了想想,这辈子真的不结婚算了。
很想有个人陪着,但是我怕我会伤害到别人。
看着别人幸福也就够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