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吉川幸次郎《东洋的合理主义》

郑人游于乡校,以论执政。然明谓子产曰:“毁乡校,如何?”子产曰:“何为?夫人朝夕退而游焉,以议执政之善否。其所善者,吾则行之,其所恶者,吾则改之,是吾师也。若之何毁之?我闻忠善以损怨,不闻作威以防怨。岂不遽止?然犹防川。大决所犯,伤人必多,吾不克救也。不如小决使导,不如吾闻而药之也。”然明曰:“蔑也今而后知吾子之信可事也。小人实不才。若果行此,其郑国实赖之,岂唯二三臣?”仲尼闻是语也,曰:“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左传·襄公三十一年》

子产这个人,是公元前六世纪、位于今天河南省中部的郑国的宰相,比孔子稍早一点。他的合理注意,被称为孔子思想的先驱。
比如,书生们聚在乡校,议论时政,惹恼了某大臣,要求学校关门。子产的回答是:“说什么傻话,批评的对,怕是要赶快去实行,批评的不对,也可引以为鉴。压制舆论,不就像硬要堵住河水吗!”
这个回答,很受孔子的称赞,他说:“以是观之,人谓子产不仁,吾不信也。”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