虚恋爱小说

  那是在我进入高中前,度过初中时代的最后一个春假时发生的事了。

虽然已经拿到了初中的毕业证书,可是我还算不上是高中生。我记得当时我想的就是希望自己的这种身份可以永远持续下去。

   不知是不是因为被老妈强迫上补习班的效果,我总算勉强考上了高中,感觉是蛮轻松的。可是在参加考试前我去看了看,一想到以后三年都要在这间学校度过,觉 得门口那长长的坡道实在是要人的命这一点也是真的。还有就是因为学区划分的关系,一直以来关系甚好的朋友们要不是到临近的市立高中,要不是就到距离颇远的 私立高中,由此而来的孤独感也在不断增加。

这个时期的我,对于自己刚一进入高中就遇到奇怪女生,并且自己的名字还被卷入一个旁门左道的团的创立这一点,可以说是连做白日梦的时候都没有想过。只是一边回顾初中时代,一边对未知的高中生活怀着兴奋和不安,总的来说就是沉浸在伤感之中啦。

因为这样,为了掩埋支配内心大半空间的孤独感,我总是每天睡到日上三竿,或者和要去其他学校的同学举办名为欢送会的游戏大赛,又或者三五成群的跑去看电 影——虽然一开始我对这一切蛮有兴趣,可是后来就慢慢厌倦了。中午起来早饭午餐一起吃完,然后就是懒洋洋的在自己的房间里无所事事——那是一个四月将至的 下午。

睡觉起床吃饭,然后打算再睡一觉而躺了下来的我,耳边传来了家里电话来电时响起的音乐声。

我的房间里没有电话,于是心想就算我不接老妈或者妹妹也会接的。果然,没过多久就看见妹妹拿着无线话筒进了我的房间。

虽然事到如今想也没用,可是总觉得这家伙每次单手拿着电话来我的房间都有奇怪的事情发生。

可是,再重申一下,这时的我还是非常的纯洁无暇,经验值仍然处在压倒性不足的状态。

“阿虚,电话……”

看到笑得一脸诧异的妹妹,我不禁问道:

“是谁?”

“是女生哦……”

妹妹把话筒塞给我,然后微微一笑,身体轻轻的转了一圈,以HOP STEP JUMP的三级跳动作离开了房间。真是少见。平时无论我怎么赶她都会死赖在这个房间里,莫非今天她有什么急事?

不,比起这个,到底是谁打来的电话?我一边在脑海里的选择画面中前后滚动着那排可能会打电话给我的女生们的面容,一边按下了电话的通话按钮。

“喂……”

停顿了一瞬间。

“……啊,那个……”

那个女孩子的声音的确是这么说的。不过至于这个声音是谁,由于我的检索模式还没有结束,所以得不出结果。虽然这声音我好像在哪里听过。

“是我呀,我是吉村美代子。你好,现在说话方便吗?虽然我想你应该很忙……”

“啊……”

吉村美代子?谁啊?

当我开始想的时候,脑海里选择画面的滚动也随之终止了。怪不得我觉得在哪里听过了,我们还见过好几次面呢。因为她报的是全名,所以我反而一时想不起来。吉村美代子,通称是美代吉。

“啊,是你吗。嗯,我一点不忙,都快闲死了。”

“那太好了。”

她的声音好像松了一口气似的,让我感到惊讶。她找我究竟有什么事?

“请问你明天有空吗?后天也可以的。但是过了四月就不好了。能不能给我一点时间呢?”

“啊……你在问我吗?”

“是的,突然这么说真对不起。明天或者后天都可以,请问你有时间吗?”

“没问题啦。两天我都有时间。”

“那太好了。”

她的声音再次送出打从心底里发出的欢欣。

“我有事想拜托你。”

美代子继续用紧张的声音说道。

“明天,只要明天一天就好,能不能陪一陪我呢?”

我望着打开着的房间大门,寻找着已经走出房间的妹妹的身影。

“我吗?”

“是的。”

“和你?”

“是的。”

美代子放低了声音。

“只有我们两个就够了。那样不行吗?”

“不,没有什么不行的。”

“那太好了。”

我又听见了她那似乎是放心的叹息声,她似乎在努力抑制喜悦。

“那么,拜托你了。”

我似乎能看见电话线的另一端美代子那彬彬有礼的身影。

之后,她就定下了碰头的时间和地点,一边顾虑我的方便一边提出建议,而我只是不停的说着“明白了”这句话。

“不好意思,突然打电话给你。”

“没问题,反正我有空。”

等到最后仍然以暧昧的语气回答了保持着客气口吻的她后,我挂断了电话。要是我不主动挂掉的话,她一定会不停的说一些感激的话吧。吉村美代子,通称美代吉,就是这样的一个女孩子。

我准备把电话拿回去原来的位置,出了走廊。一出去就看见妹妹在那里鬼鬼祟祟的等着我,于是就把电话塞给她了。

“呵呵呵呵。”

妹妹发出了傻瓜似的笑声,拿着电话兴高采烈的跑掉了。

我一边想着妹妹到底要干什么,一边回想起美代子那冷静的声音。

很快,到了第二天。

我并没有打算写的很详细,只是觉得用一句话来概括的话又太麻烦了。这个是小说,不是业务报告书,也不是航海日志。当然也不可能是我的日记吧。

反正这种事,作为笔者的我爱怎么写就怎么写。你们就别管了。

那天,我按时去到约定的地点,看见先到的美代吉已经在那儿等了,于是加快了脚步。发现了我的她,转脸看着我,很有礼貌的弯了一下腰。

“早上好。”

用像蚊子一般细的声音打过招呼后,她把手提包挂在肩膀上,然后伸手拔了一下身后的辫子,抬起了头。在碎花花纹的宽松外衣上披着一件浅蓝色的对襟毛衣,下身穿着七分牛仔裤。这装扮跟她那纤细的体形十分相衬。

我只是“嗨”的一声还了个礼,然后就慢慢环视了一下周围。

这是车站前面,也就是日后作为SOS团集合地点的老地方了。但是这时的我还没有预见到自己会在几个月后加入一个某名其妙的团,更没预料到会被一个企图称 霸世界的疯狂团长呼来唤去,所以只是以一副平常心态来打量了一下周围而已。也不是说害怕被谁看见我单独和女孩子见面的话会怎么样,那种事情,我想也没想 过。

“那个……”

美代子抬起优雅的脸庞,有点紧张的说:

“我有个地方想去,可以吗?”

“可以。”

我就是为此而来的嘛。要是不想来的话早在昨天的电话中拒绝了。而且我也没有拒绝美代子请求的理由。

“谢谢你。”

明明没有必要跟我那么客气,可是美代子还是不住的向我低头道谢。

“我想去看的其实是一部电影。”

这个我当然不介意,甚至可以出钱帮她买票也无所谓。

“这个不用了,我自己出就行。因为是我硬要你陪我来的呀。”

她清楚的说完,然后笑了。人们常说的纯真笑脸,我看就是这样子的吧。和老妹不同,她的笑容太过天真纯粹了。

顺便说一句这附近没有电影院。我和美代吉走进车站,买了车票,然后上了列车。她想看的电影,并不是在大电影院或者剧场公映的那种,而是那种小型电影院,或者那种小剧场才会有的小电影。

在不断摇晃的列车中,她手中一直紧握着介绍杂志,望着窗口外面。不时回过神来了就回过头看我一眼,然后又马上低下头去。

不过我们也不是一路无言,偶尔也会说说话,只是觉得没什么必要写出来。因为都是些闲话。我是记得说了一些诸如从这个春天开始要到哪个学校去啦,我的老妹怎么怎么样啦等等的话题。

到了目的地的车站,在走路到电影院去的途中也一样。只是,她似乎有一点紧张。那种紧张一直持续到了剧场门口买门票的地方。

明明已经快要到下一场放映的时间了,买票口那里却没有一个人在排队,这部电影的不受欢迎程度由此可见一斑了。我看了美代吉一眼,然后向着窗口里一副闲的无聊样子的大婶说道:

“请给两张学生票。”

并排进入电影院的我和美代吉,坐在只有单馆而且不甚宽敞的剧场正中位置。也许真是相当的没有人气吧,观众们可以说是寥寥无几。

那场电影的内容,是惊吓系的恐怖片,老实说,我不是很感兴趣。可是只有今天,我不能不依足她的希望行事。不过她的兴趣还真是跟那成熟的长相不太相符啊。恐怕真的很想看吧。

电影上映的时间内,她成了一个真正的电影迷,专心的鉴赏着银幕。不过到出现恐怖片应该有的恐怖镜头时,她又会率直的表现出恐惧,转过脸,甚至有一次还握着我的手,不知为什么,让我也有点进入气氛了。

不过,在那之外的时间她就一直盯着电影画面不放,自己的作品有人这样子专心看的话,恐怕电影制作人也会觉得付出的一切都值得了吧。

关于电影的感想我只能说一句——“这是B级电影吧”。虽然不能说看了会有损失,可是也不见得会有什么收获。之前完全没有听过人评论它,应该是没有做过什么宣传。

为什么她会指定看这部电影呢?

我这样一问,她有点害羞的回答道:

“因为有我喜欢的演员在里面。”

结束画面还没结束幕就闭上了,我们出了剧场。

已经过了中午了。不如找个地方吃饭吧。还是说她已经想要回去了呢?正这样想着,她低声说道:

“我有一家想去的店子,一起去好吗?”

我一看,她手中拿着的导游杂志的一角,用红色笔画了个圆圈。是从这里可以走路过去的店子。

我考虑了一下,“当然好了。”

回答完之后,我开始靠着杂志上登着的简易地图向前走。她仍旧是温顺的跟在我斜后方走着。这段期间我们应该有说过话,可是想不起来了。

走了没多久就到了,是一家看起来规模比较小的咖啡厅。拥有漂亮的外观和精致的装修,要是男孩子一个人打算进来的话还真需要一定勇气。可能一进来就会发觉 自己进错地方了。我不禁在店子前面停住了脚步,可是看见美代吉满脸担心的看着我,只好装出自然的感觉推开了木制的手动门。

和想象的一样,店中的客人是女性占大多数。真的很华丽,店内还有好几对情侣,我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在店内给我们领位子的服务员微笑着看了看我和美代吉,然后又微笑着拿来倒了水的水杯,接着还是微笑着听我们点菜。

我看了菜单大概三十秒,然后点了拿破仑酥饼和冰咖啡,她则点了特制蛋糕套餐。好像她从一开始就已经决定好要点什么了,从服务员拿过来的十多种蛋糕中毫不犹豫的用手指指着蒙普兰蛋糕。

“只吃蛋糕就够了吗?”

我问道。

“那样子会不会填不饱肚子啊?”

“不,这个就够了。”

她伸直了背,把手放到了膝盖上,用紧张的表情说道。

“我吃的不多。”

意外的回答。可能是因为我一直看着的原因吧,她一直低着头。我慌忙解释,好不容易她终于恢复笑容了。现在想起来,我觉得我当时的确说得有点唐突,现在想 起来都还直冒汗。这样子也很可爱之类的,唔,现在这样子写也已经有点不好意思了。可是,实际上美代吉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甚至想,她班上的男生当中,起码 有一半以上对她抱有好感的。

送上来的蒙普兰和黑森林蛋糕,她几乎花了近三十分钟的时间来把它们送进嘴里。我很快就风卷残云般吃完,然后剩下的时间用来把冰咖啡中的冰块融化而成的水都全部喝干了。

虽然她吃饭的确很花时间,可是为了不让她发现这一点,我不断挑起话题,让她听着我的话不停的点头或者摇头……不过仔细一想的话其实我没必要顾虑到这一点,那个时候的我,还真的是很会顾虑别人。或许是因为我也在紧张吧。

吃饭的钱,其实我来出也可以的,不过她很客气,总是说她自己的那份由她来出,怎么说都不听。

“今天是我让你跑出来陪我的啊。”

这就是她的解释。

结账后,我们开始走在明亮的阳光之中。恐怖电影,漂亮的咖啡厅,然后下一个想去的地方是哪里呢?或者说,已经想回去了?

“……”

走着的时候,她沉默了好一会。然后,终于开口了。

“最后,我还想去一个地方……”

她小声说出来的地方,是我家。

于是,我把她带回了家,然后和像是早已经在那里等着我们的老妹一起三个人玩起了游戏。

顺便说一句,吉村美代子,通称美代吉,是我老妹的同学,是老妹最好的朋友,那个时候,她还是小学四年级,只有十岁。

ps. 很喜欢这篇小说中主角写的一篇小小说,感觉有点芥川龙之介的味道。万能的 SOS 团,在动画里面拍动画之外,也在小说里面写起小说来。女主角要男主角写恋爱小说,该死的配角过来出主意说就写自己的事情算了。结果这篇奇怪的恋爱小说,也 就是电话约会,然后看电影、吃饭,最后的结局是一起去了男主角的家。作者自己公然从文字之中跳出来吐糟,对写这篇小说本身的反感,还有故事发生之后事情的 埋怨。而且用很暧昧的笔触故意隐瞒一个重要事实描述这个所谓恋爱的约会故事。哎,所谓的恋爱就只是约会么?所谓的约会就是看电影和吃饭,然后……真是的。 嗯,故事本身只是一个小学女生为了看一部必须由成人陪同的限制级恐怖电影,于是找到了同班好友正从初中毕业无所事事的哥哥,然后又一起顺便到一起很景仰的 小店吃东西,最后大家一起玩的假期故事。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