嘿嘿,达成小小一个愿望

昨天打的电话,浅浅很是奇怪,毕竟很久没有直接联系,呵呵。
末了,说好了今天。然后我被其他人抓出去吃饭,一边吃一边听人诉苦,完了我也开始诉苦。
最后就把自己弄醉了,想七想八的想了一大堆子的事情,好的、坏的,酒精确实会使我很敏感。
今天上午的时候又被人说教,华华丹也在旁边帮腔,我忍不住,就说了今天怎样怎样的话,她自然不信咯。
中午的时候接浅浅电话,碰巧华华丹也在打电话,还好也正是食堂开饭的时候,混了过去。
尔后例行的牌场,保管员都去仓库接受检查,小朱哥哥把陶爹爹拉了过来,凑了五个人。
然后就是陶爹爹的表演赛了。慢慢的有人回来看牌,就开始打趣爹爹媳妇。
华华丹自然静音了,我和周姐姐也不好说话,朱哥哥就在上面发威。结果就是一家输、四家赢的局面收场。
下午自然继续歪在周姐姐办公室,有一茬没一茬的说话,偶尔两个姐姐感叹起我来。
最后实在是说的我耳根发麻了,我给某人看我的手机通话记录,无语。
毕竟一直以来真真假假嘻嘻哈哈的过来的,我差不多是老油条了,呵呵。
结果到了下班的时间却不能下班,内部检查还没有结束,只好蹲在大门口领略武汉的寒风。
陶爹爹凑了过来,问我工作的事。不知道是不是华华丹透的风,总之我应付了几句。
毕竟我自己也没有十足稳稳的着落,而且我和陶星星的关系自然比不上现在和华华丹的亲密。
出门迟了,到了那边自然也迟了。上大桥就赶忙电话过去道歉。
等到在一医院门口下了车,浅浅要我注意小偷。整整让我郁闷了一路。。。
感觉中每次和浅浅吃饭都是零零碎碎的,今天更是赶了两摊。
气氛依旧,丝毫没有那大半年的间壑存在。
末了,我说,我明年一定要换工作,决计不会再继续了。
等爸妈从老家回来,我是不是应该说说自己的事了。
毕竟今天达成了一个小小的愿望,更大的愿望也要我自己慢慢来实现。

发表评论

This site uses Akismet to reduce spam. Learn how your comment data is processed.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