阴、晴、阵雨,变化无常

一天的天气就是这样,前一分钟都无法预知后一分钟的状况。
上午老妈去交了房子钱,仔细算下来就如浅浅所说,一点便宜没占,还费了那么大的劲。
总之是了却了一件事情吧,只等待一切功德圆满就好。
下午弟弟北上,从海南回来不到两个星期,提前过去好到京津逛逛。开学应该是月底吧。
等我回家时,家里还是有人,表弟刚好休息,送完弟弟,就留下这里吃晚饭,顺便上网。
我只好看电视,然后就是老妈的唠叨。这是预料中的事情,虽然平常也多多少少会有一点。
但这次我知道是老妈也觉得前面一块石头落地,弟弟现在也不用操心,然后就自然而然的想探探下一块石头。
很简单,老爸会担心的是我以后怎么办,再也没有理由继续呆在这个单位,无论从任何一个方面讲。
而老妈关心的就只有我的另一方面想怎么样,例行的问了问浅浅,我无语应对。
然后老妈就断断续续的扯七扯八提到这啊那啊的,好像明天都可以给我找个人结婚似的,虽然口中说的只是想我尽量注意到这些事情上来。要求更是简单,只是带个人回来吃吃饭云云。
我不知道老妈是否记得起从小到大我从未带过任何一个女生来家里玩,就是男生也是屈指可数的。而且这样半数的行为在事后或多或少都会得到某些明的暗的不好的回应。
不说这些了,性格上的不是一天两天可以改变的,长期以来的习惯就是习惯了。
实际上我所迷茫的,就是我的未来怎么办,到哪里去。
现在,在可以预见的若干时日后,我一直以来可以凭借推脱的借口就不复存在。
老爸在一个星期前就开始时不时的利用吃饭、看电视、装着和弟弟谈心来说一些他自己关于我的想法。
其实我自己何尝没有想过,只是这么久的压磨,我对自己已经没有一点点信心了。
没有自信的我如何去面对未来,我不知道,或许我会选择继续逃避而留在这个我从头到尾就不想待的地方。
真的待上一辈子?!踏入那里的第一刻就想到的问题也许就是一个肯定句。
最后要说的是,我要是能面对我自己和我的未来。那么,我要面对浅浅。要是我还有机会的话。
很久没有写过这么多字了,因为这段时间过的确实不错,没有去烦心。要么太累,要么想着去玩。
但是天气总是会变的,下了雨,你就要想着到底是躲雨还是淋雨。
原先的我可能会毫不犹豫的淋雨吧,现在咧?不知道。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