剪短了头发,呵呵

一直以来都是比较长头发的说,主要是因为我的懒惰,还有受不了理发店里面那沉闷的半个小时。不太喜欢跟不认识的人没有目的没有共同爱好的没有营养的乱聊。所以,每次剪头发都是别人想怎么剪就怎么着,自然而然,头发就留的长长的。
今早过去上班,提前了大概二十分钟的样子。发现好多人都到了,末了才晓得保管员都是提前清早来开仓通风,趁着上午的低温。不过,等我去的时候,好多人都挤在一块扫水。办公楼里发水灾了,昨天停了一天水,不知道睡开了三楼厕所的水龙头没关,半夜里来水,所以就水淹了整个办公楼。等我小心翼翼的上了二楼,趟过门口的积水进入自己的办公室,发现里面一点水都没有。地势高还是不错的,倒霉的是对门的办公室是最低的,所以门口是重灾区。勤快的扫了一通水,一楼的不耐烦了,刚刚扫干净,又被我◎#¥%。还没等我高兴一会儿,衣服上被滴了水。三楼的水好像直接从天花板上沁下来了,郁闷。该死的破办公楼,回自己办公室,刚开了电脑,UPS突然叫了一下,居然马上就停电了。昨天停水,今天停电,什么事啊。继续郁闷,躲进华华丹办公室讨论了半天空调和电脑是不是都应该换了,门窗好像提过了要修一直没动静,最好整个楼拆了重修。结果,下面新哥大喊,被捉往储运站。
储运站是市电,没有停。但是磅房里面空调电风扇什么都没,热死了。照例没有搬运装货,所以想起自己的长长头发,反正这离镇上很近。于是顺着专用线途径大花岭站穿越京广线去镇上理发。郁闷的是大花岭街上属于农电,也在停电。。。
中午依旧去大学城吃饭,照样也能碰见人。哎,都说可以包席来着。想来吃的时候只管在这里碰人,看见谁家门口停着大大小小的摩托车助动车就可以了。好像说明天该轮到我做东,做东倒不怕,怕的是要喝酒。
下午醉晕晕的睡到车子装好货才用水龙头淋醒自己。回到自己库里,一个人也看不见了。上午提前上班下午休息来着。登完账,发现还有两三个人,邓主任和华华丹,都是没有管仓库的无聊的闲杂人等,呵呵。鼓动华华丹和我一起翘班,再去找主任的时候看不见人了,估计是和260在一起吧。
回来先到银行check然后就是理发。不晓得那个人怎么想起要给我剃短发,我依旧毫无意见的随他。于是从大学时代开始陪伴我的长发离我而去。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