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天的工作

今天很难得在大花岭下的车,过天桥穿过京广线直接去了储运站。这一阵子都是孤零零一个人被关在这一整天一整天的。所以准备好了水和方便面,点燃蚊香,躺在长椅上安安静静看小说。
但是,这一天始终不是我所想的安静的一天,而是忙乱的。
新哥的电话本来不想接,但还是接了。昨天为了九○二库限量的事磨了不少嘴皮子,没有下文。今早又没去库里听消息,所以只好接了。结果,不是我所想的。熏蒸。本来不准备熏蒸的五个仓,今天突然要熏蒸。真搞不懂。
没办法,回去吧。等下一车粮食装好,顺车坐到九○二库。省得自己走路经过那臭臭的垃圾堆。还是有一半的路需要自己用腿走的。专用线上铁轨都锈的不成样了,杂草也长的生机勃勃。就是害苦我在里面慢慢走。
进了单位大门,真感叹那些人。电话打了N久,把我催回来,他们才刚刚从办公楼里出来。
一楼的黑板写着分组名单。为什么我每次都在任务多的那一边?新哥太照顾我了。
上楼本来想换工作服,想想是新仓熏蒸,自己绝对是上下螺丝的,工作服不换也罢,防毒面具更是不需要了,只带好我那两把扳手。。。
出来碰见华华丹正在复印单据,很看了我几眼。我无奈,举了下扳手。
到仓库顺着一个一个将通风道前的盖板下下来,年前通过风的,没有上满螺丝,四个角上也没拧的很紧。等到做完准备工作,分完脸盆分完药,正在猜会从那头开始,新哥过来说,那几个仓不熏了,叫我过去将盖板重新挂上。
哎,郁闷。什么事都不早说。硬是在折腾我。等到我这头马马虎虎的还原,他们那早就熏完剩下的一个仓库了。
邓主任抗着纸盒子在收拾空药罐,我脚底下还有原先分好的没有用的药,叫他过来也一并收走。他使用惯用的手势表示纸箱装满了。我叫他把空罐倒出来,将药罐放进去。这厢我用宽胶布三个一组四个一组缠起空罐拎起来。邓主任笑道,像是超市买饮料的。
回来就是自由活动时间。把移动硬盘上的卡通拷贝出来,然后习惯性的溜进华华丹的办公室。借开水泡红茶,顺便看看有没什么吃的。
还好,有一袋已经拆开吃了一半的方便面。呵呵。一边吃,一边听方便面的主人说长道短。说了不知多少遍的工资啊工资啊。结果古总进来了,华华丹被催着做表。我只好杀向另一个办公室。
送移动硬盘给邓主任,然后看看报纸。邓主任宽敞的办公室只剩下他一个人在玩GBA。我一边看参考一边和他聊高达,看着时钟走向十一点。还有半个小时吃饭,准确的说,十五分钟就可以了。已经几天没有抢到稀饭吃,每次都是在储运站那边忙到十二点过才回来。我好像刚才在华华丹的方便面袋里面弄到一包辣萝卜的说。
但是,今天确实不是能安静的一天。古总在外面喊我,又要到储运站去了。说什么非要上午弄完那边的事。哎~~
结果过去,上头的人可以指挥的动我们,但是搬运他们始终是无法直接指挥。当然,除非用钱的说。
十二点多,现在再回去,食堂除了几份剩菜那还有吃的。只好几个人度到大花岭。老大说有家新开张的餐馆,进去一问,不是一般般的贵。还是去大学城便宜。
古总说的“天天鄂川情、天天好心情”,每次都是同一个台子,点菜都点的飞快。昨天就不想喝酒,今天人少,跑不掉。
回到储运站,睡觉是第一要务,脑袋昏沉沉的。就这样子,还照样过磅开单子,完了再躺下睡。再听见有人进来,以为是可以收工了。原来是华华丹过来送票据,说看我待的这个地方应该比我上午描述的状况好一些。我有气无力的嗯了一下,她不知道哪里变出一瓶水。我当作是红茶,喝了才晓得是葡萄果汁。。。
再一觉就睡到三点了,居然后面还没装完粮食。好像我每次等的不耐烦去看时,它就装好过来了。很是忙乱了一会,将数字全部统出来,看明天的计划,然后搭车回库做账。
库里本身的出粮才装了两车,杨秘躺在沙发上看报纸。除此之外,邓主任还在玩他的GBA,一楼周她们三个女同事拉着出粮的业务员在打牌,再就没有其他人了。上午熏蒸了来着,所有男的自然都回家洗澡了。
有点不想这早回去,就准备回自己办公室看卡通。才上楼,九○二库的业务员过来还麻袋,到处找不到人,就找到了我。我带他去找杨秘,回来再上楼坐好,又来人了。这次好像是王局长上午打电话叫来的,问他,他又不肯说有什么事,只说要找谁谁谁。没办法,继续找人呗。喊破喉咙也没喊到人。回去再坐好,那人又找来了。我晕。算了,我也跑。
收了东西去问邓主任是否一起走,邓主任看了一下时间,不到四点,说他还要帮某某某、某某某签下班到,一下子说了N多人,末了还说要我先走,他也帮我签。我无言。好像自己好多天都没有签到了吧。
出去一看,上午和中午的签到单都还在,果然我的名字没有签,于是就画了两个桃符上去,走出大门,一天班上完了。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