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家了

现在家在武汉,不是石首。
但是,去石首,还是得说回去。
这趟回去折腾了三天。
去的那天,自己一个人,带着一个显示器坐班车。
上了高速公路,就开始下雪,心里马上琢磨起能否过江的事来。
果然,到了江边一看,江面全是雾气,什么也开不见。
封渡了。
还好有机划船载人过去,第一班没法子挤上去,第二次才爬上去。
过后想想真是后怕,那么多人,船也没好好停着,就是靠岸的地方也是险象。。。
哎,反正那天拎着那么大的显示器从船舷翻了上去,没掉进江里。
每年回去,都是见上一堆一堆的人,个个见面就是:
哎哟,这是谁谁谁吧,是谁谁谁的谁谁谁,现在怎样,在哪儿,在做什么。
熟一点的就会问现在还在那吧,结婚没,准备什么时候。。。
剩下就是自己家里人聚在一起,打牌说话吃饭逗小孩玩家长里短。
离开的时候,小妹妹又差点点要哭,娇脾气。
不过这次,昨晚还是一屋子人,而今晚,连爸爸妈妈也不在家。
可是偏偏没有像以前那样嚎啕大哭,也许是没有了哭的对象。
也许是,这次所有人回老家的理由就是她的十岁生日。
很让人昏倒的原因。

发表评论

%d 博主赞过: